投資高手都有哪些好習慣?

2019-01-23 09:30 來源:互聯網


這是一篇很早就想寫的文章。

自從2004年進入香港市場以來,迄今已有近15年時間。期間我做過幾年香港財經記者,然后去香港高校做了幾年的金融市場研究;畢業后又分別在對沖基金和大型投行各做了多年的股票和策略研究,從一般的股票,到債券、期貨期權衍生品以及場外的另類投資產品等,不一而足。

由于職業關系,這10多年來,和不少知名的分析師、明星股評家、基金經理、經常見諸報章的資本運作高手、以及那些善于捕捉各種內幕消息的投行家們,都曾進行過很深入的交流。部分是出于職業需要,部分是出于個人的研究興趣。

我發現,身邊這些行家盡管頭頂著令散戶膜拜的光環,他們的名字經常見諸報章,但是論及投資實戰,卻未必都如外界所預期那般閃耀。

需要指出的是,這些人的個人財富均是一般散戶難以望其項背的,只不過他們的財富,很大程度上并非外界所理解的那樣,來自二級市場投資,很多是來自其本職工作,例如證券研究、承銷、或是投行業務等。

比如著名投行家、“B股之王”胡野碧先生,在他為《征服股市——冠軍對沖基金經理決勝力》一書所寫的序言中自嘲,自己買股票時經常有“拍腦袋”的成分,有朋友因為看他的電視節目買股票而出現虧損,令他頗為自責,最后通過其他業務才幫朋友扳回局面。 

又比如曾經多次獲得分析師排名第一,隨后成為投行家的張化橋,在多個場合,包括在其所著的書《一個證券分析師的醒悟》中都承認,自己“沒有預測宏觀經濟指標的能力”,但是作為賣方分析師,卻從來不愿說“我不知道”這四個字。

而事實上,1999至2006年,張化橋在瑞銀擔任中國研究部主管。期間,他的團隊連續五年(2001至2005年)被《機構投資者》雜志評選為“最佳中國研究團隊”,他本人也連續四年(2001至2004年)被《亞洲貨幣》雜志評選為“最佳中國分析師”。即便如此,他還是承認一個事實:自己做投資16年,其實“紀錄很一般”。

在深入交流過的這些香港市場名家中,通過二級市場買賣交易而實現財富增值的,寥寥無幾。就整個行業來看,能總結出一整套適合自己的投資理念,并且能秉持這種理念在二級市場上通過策略性的交易賺到真金白銀的高手,也是少而又少。

2018年尤其如此。

2018年投資界高手的特征

2018年是一個特殊的年份,涌現出許多意外,令很多人錯判形勢——其中包括一些非常資深的國際投資者。隨著時間的推移,相信很多人會越來越認識到這一點。

這里僅舉幾個重要的案例。

年初,很多人對中美之間的前景爭執不下。有人認為很快會解決問題,因為雙方都明白對方很重要,不會很認真地玩下去。這些人也因此低估了中美角力給兩國經濟帶來的實質性和深層次的影響。需要指出的是,很多人迄今仍然抱著這種觀點!而有極少的人,一早就指出這場角力極有可能是一場持久戰,而且短期內沒有贏家,但雙方的資本市場影響會完全不同。

在貨幣市場,人們的觀點也頗為不同。2018年初,有投資人沒有意識到美聯儲加息的決心,過早看空美元;而到了2018年歲末,又忽略了美元突然轉弱的可能性,以及這種突然轉弱給新興市場經濟帶來的負面沖擊。

在股票市場,看走眼的更多。無論是信奉價值投資的人,還是過往擅長做空的對沖基金經理,2018年都不好過。這一年,蘋果、騰訊、舜宇光學、石藥等許多近幾年倍受關注的價值+成長股,都出現了重大的調整,甚至跌落熊市區。價值投資似乎受到挑戰。

當騰訊從470港元跌跌撞撞滑至380港元,削去近100多港元時,有秉承價值投資的基金經理很堅定地說,騰訊再下跌的空間已經很小,他們認為已出現很罕見的建倉機會。而有一些擅長技術分析的大行交易員卻說,堅定地看空騰訊,因為該股剛剛經歷了“雙頭肩頂”,是非常明確的看空信號。

事后的發展,出乎兩方人士的意料,騰訊先是從380港元反彈近50港元至429.2港元,然后又一路重挫至252.2港元——不少看空者在上升過程中被“軋空倉”而不得不放棄空倉,而那些做多的,則對騰訊隨后出現的暴跌震驚不已,迄今仍然解套無望。

在2018年,也有人看準了大方向,但是并沒有賺到大錢。這是因為市場在總體下跌過程中,不時會有所謂的“好消息”跳出來,令指數或是個別股票出現大幅反彈,但在“好消息”利空出凈后,又掉頭急劇向下——在這種波幅較大的市場里,不論看空還是做多,投資者都未必能抓住恰當的入市時機和退市時點,不少人的資本金就在這一來一回的過程中被消耗殆盡。一些券商朋友向我透露了這一點,他們的金融大數據向他們呈現了一個異常殘酷的2018年。

有個別高手從2018年的異常市場波動中存活了下來。一位香港對沖基金經理賺到基金創立以來的最高業績記錄,并成功吸引某大型國際投資機構的注資;還有幾位朋友,成功避過了大幅的業績回撤,基本保住了基金的凈值——鑒于幾乎整個對沖基金界的2018年表現為負數,這一成就毫無疑問是難能可貴。

為什么這些高手能賺錢?

總結和他們交流多年的談話,發現他們其實與眾不同的地方并不多,比如他們也常常看錯短期的股市或是個股走向,同樣也對一些新聞事件覺得迷茫而無法理解,甚至有些人在實施策略時發現成本不菲,小虧不斷,耗費了不小的資本金……但他們之中大多數人,都擁有良好的投資紀律,并且擁有鋼鐵般的毅志,但同時不斷自我反思,虛心接受外界的理性批判,從而避免了業績大幅回撤,有些更實現了突出的回報。

下面我就總結一下這些高手的習慣。

習慣之一:親力親為,勤奮調研

在香港,我碰到的優秀的投資者都非常重視基礎調研,沒有一個人是靠內幕消息發財的。對于重要的公司或宏觀經濟事件,他們再忙也要親自參與,而不會完全依賴研究員的調查結果。有些基金經理難免行政事務纏身,但仍然會在晚上抽出大量時間做好基礎研究。

有人幾乎天天晚上工作到12點,上午7點就到辦公室,準備好8點多的晨會內容,勤奮程度不亞于賣方研究員。而且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一位擅長宏觀策略的香港對沖基金經理已經年近六旬,經營多只投資全球市場的基金,其勤奮程度令我汗顏。某日上午8點多,我收到他的電郵,發件時間是凌晨美股收市后。他在郵件里暢談了自己對當晚(香港時間)夜間美聯儲議息決策的看法。我對他郵件中某個論點的解釋不甚理解,因此寫郵件希望他給個詳細的解釋。我心想他可能得下午才有空回復。結果沒想到,電郵發出才10分鐘不到,他便打電話過來,詳細介紹了自己的論點。

我非常驚訝,問他是否還沒有睡覺,他卻說,早已經睡好了。原來他早年做大行的期貨交易員,早就習慣了晚睡早起、隨時找空檔睡覺的不規則生活。他可以在無事的時候,隨時美美地睡上一覺,但一旦進入交易時段,馬上會精力異常充沛地上場。

盡管做了大老板,他在投資上很多事情仍然親力親為,并且用筆記錄重要信息,寫在自己隨身帶的本子上。“電腦一關機你什么都記不住。只有記在筆記本上才是自己的。”他說。盡管他有多部智能手機記錄重要信息,但記錄數據和策略符號的小本本仍然隨身帶。

他能輕易地說出恒指過往重要年份的重要點位,對恒指近三年的走勢圖更是基本上能精確地畫出來。他說,“無他,只是天天看,熟悉而已。”

為了做好宏觀策略,他深入研究了美聯儲連續5任主席的講話和美聯儲會議紀要,因此他對2018年以來美聯儲的判斷全部命中。

為了研究中美角力的方向,他不僅深入調研了特朗普的過往講話內容和談判方式,更派人深入研究了特朗普身邊團隊主要骨干的學術背景、工作背景、對華言論和建議策略,因此很早就做出了判斷并布置了策略。他的結論是什么,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本文就不說了,但是可以透露的是,迄今為止,他的策略仍然在賺錢。

另一位年青的基金經理,也是我的前同事,勤奮程度也是令人印象深刻。每天晨會幾乎都是最早一個到,把市場上的重要消息和重要公司的公告全部過濾一遍,密密麻麻地寫在一張紙上。開會時,能很快說出自己所持倉公司的業務特點、優劣勢、公司近期的關注熱點,并且能記住大行分析師給出的預測區間……其業績表現獲得了老板的肯定,很快成為業內搶手的基金經理。

無論哪個行業,勤奮無疑都是成功的第一步。

習慣二:投資靠策略和紀律,而不是情緒

優秀的投資者都擁有非常強的策略觀念和投資紀律。前者指的是要遵循一定的原則做出投資決策,不是憑空想象某個點位或是價格。后者指的是在該按策略行事的時候,就必須行事,比如止損。

也有一些投資者有自己的策略,但是碰到三連陰或是三連陽,就改變了信仰,把策略丟到一邊,忘記了自己當初做出策略的原因是什么。還有一些投資人,發現自己的策略已經造成了嚴重虧損,觸及止損位,仍然不采取果斷的止損措施,導致虧損擴大,出現非常被動的局面。

不僅大多數散戶做不到止損,專業投資者亦如此。因為止損是一個反人性的心理關口,就像叫一個人拿著刀砍掉被毒蛇咬過的手指,很多人明知應該這么做,卻就是下不了手。

有經驗的老手不是自己動手,而是安排一個交易員做風控,只要跌到位置,不管三七二十一,這個交易員可以不經過基金經理的批準而直接進行止損賣出操作。2018年,身邊有兩個基金經理用這種方法,守住了自己的業績,沒有出現較大的回撤。

港股沒有漲跌停限制,因此股票一天之內跌去90%都不罕見。如果沒有嚴格的止損安排,沒有嚴格執行分散投資的策略,一旦踏空,后果都是不堪設想。

比如2018年3月,騰訊第二次攀高后下跌時,有私募基金經理在交流時說,他覺得該止損。但他其實遲遲沒有進行止損操作,隨后,在騰訊連續出現多日陽線行情后,他反而加倉買入,權重大大超過了他原先的策略決定。到2018年6月上旬,騰訊突然開始了暴跌趨勢,結果可想而知……

另有一個做私募的朋友,進入3月開始,覺得市場形勢已經出現較大不確定性,果斷地降低了持倉水平。這位朋友頂住了投資人和上級老板的壓力,在2018年的隨后月份里,一直將倉位控制在20%-30%之間,只做交易性策略,而不進行大規模的長倉配置,最終用業績回報贏得了自己的聲譽。他事后坦承,有一段日子非常難熬,因為難免會受到老板的不滿情緒影響,但是他的策略就是這么制訂的,自己必須堅守下去,一直到形勢更為明確為止。

你無法控制別人的情緒,但是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堅持自己的投資策略和投資紀律,這是一個基金經理成長過程中的重要修煉。

習慣三:兼聽則明

尊重不同意見,聽得進合理解釋,并且愿意付諸實施,這對于越是資深的基金經理,越是難能可貴。道理很簡單,通常比較資深的基金經理都有自己對事務的見解,不太能接受不同的觀點。

堅持自己的投資理念,并不妨礙兼聽別人的理性分析。有個挺成功的私募大佬說,作為老板,他經常會對一些問題有很強烈的觀點,但他不會輕易流露出來,不想給員工強加意見的感覺。開會的時候,他和交易員都坐在圓桌上,會要求每個交易員都必須發言,但不能是廢話,要有可操作性的那種。

“我們完全是頭腦風暴,交易員可以很直接地批評我的觀點。我不敢說我們是不是全球最開明的機構,但在香港,我們一定是最開明的投資公司。”他說,“不過,我們不是賣方機構,不靠賣觀點賺錢。所以你說出來的觀點,要用你的賬本來證明。簡單地說,你要用錢和業績來兌現這個觀點。做得到,就會得到非常大的獎賞。”

他的團隊經常會出現一個交易員做空某只股票,另一個交易員做多這只股票的“自相矛盾”盛況。但這不要緊,因為他會在公司的總頭寸上進行風控把關。通過這種方式,他可以測試出不同交易員的實力,從中發現真正的人才。

過往幾年,他用這種方法激發了不少富有創意的投資策略,他的獎賞是在正常的分紅之外,另外給交易員發奢侈品(比如買數十萬的全球限量版手表),或提供家庭包機旅游套餐。

據其介紹,公司有做波幅量化策略的基金經理,為他創造了驚人的業績回報。但是這些量化策略在剛剛提出來的時候,頗令人費解,也與市場主流判斷非常不同。但這些基金經理通過數據和邏輯成功說服了他。因此,他放手配資,讓他們去大膽嘗試,結果真的成功了。

習慣四:基礎分析與誘因分析并重

現在很多投資人言必稱價值投資,但又把價值投資簡單理解為尋找被低估的股票,然后“Buy & Hold”(買入并持有)。我所接觸的現實中的投資高手可不是這么簡單。雖然大家都知道投資需要化繁為簡,但也不能簡化到僅僅“買入并持有”這么簡單。

在不少投資高手看來,投資實際上是一門藝術。既然是藝術,就代表它們既有定量的成分(由基礎分析來確定估值),也有不少定性(誘因分析,有時稱催化劑因素分析)的成分。

基礎分析主要針對價值投資法,去研究某個股票的內在價值,包括公司的財務情況、產品競爭力、行業地位、管理層素質、公司護城河情況等,最后確定這家公司的合理估值水平,看是否值得買入。

誘因分析主要是為擇時服務。很多時候是考慮某個股票當下是不是值得買,它會綜合考慮公司的潛在負面/正面信息、公司的股東與管治情況、外部大環境與市場情緒,以及技術走勢圖形等。

2009年獲得全球對沖基金排名第二位的張承良博士介紹自己當年大幅跑贏市場的策略,是采用了“巴菲特+索羅斯”的策略,既重視價值投資,又要重視催化劑因素,才獲得超高的收益。

當年他買民生銀行(600016.SH)的時候,就是看中該股估值在同行中最便宜,不良貸款率同行中最低,盈利增長卻是同行中最強勁。而催化劑因素是它是國內第一家進行股改的商業銀行,同時又有淡馬錫控股以及世界銀行旗下機構增持的消息。“價值+投機”成分都具備了,因此他果斷買入大量的民生銀行A股。

不久之后,民生銀行股價暴漲,估值不再便宜,而且傳聞有重要的機構投資者開始獲利離場,非流通股也將陸續解除限售,因此他拋出了民生銀行,賺取超過150%的收益。

從上述例子來看,盡管價值投資是非常有用的做法,但在實戰操作中,投資人也不能忽略重要的誘因分析。

有些高手對自己不熟悉或是沒有完全研究透的股票,往往是從少量買入開始,這段時間其實有點像投機。他們通過分析,進一步確定了這只股票的價值后,才會進行較大量的交易。

此外,很多高手盡管信奉價值投資,但在實戰操盤的時候,往往會考慮技術圖形來決定下一步的行動。(注:筆者在秦朔朋友圈的上一期文章中曾提及技術分析的重要作用,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2019年,你能戰勝股市嗎?》)

比如他們絕不會在“超買區”(比如RSI高達75以上)入貨,也不會在“超賣區”(比如RSI已經低于25)繼續做空不看好的股票。他們同樣也不會忽略“通道”的意義,因為通道一旦形成,通常意味著股價波動的上下范圍受到了一定限制,這時候往往會給交易提供一些重要的策略性交易機會。

一個優秀的投資者,不會因為自己信奉價值投資,就完全拋棄有用的技術分析工具;也不會因為自己相信技術分析的結論,就放棄了價值投資的理念。

習慣五:善于控制風險

就我所接觸的優秀投資經理中,除了嚴守止損紀律外,每個人都有自己一套比較重視的風險控制方法。盡管這些風控方法不一而同,但目標都是一個:降低整個投資組合的風險。

有一個做得相當不錯的對沖基金經理說,他在任何時候都不會只保留一個方向的持倉,因為凡事皆有可能。

“做反向的準備可能會讓你花些成本,但從風控角度來說,這個錢花得值得。”他說。

他在2018年取得了相當不錯的業績,而且他是我聽說的唯一一個在股市大幅上下波動時,不論價格上竄下跳,兩邊都能賺到錢的人(鑒于他一貫不愿過多對外界討論這些策略,而且這些策略對于大部分讀者來說,的確很復雜而且沒有執行的可行性,本文就不展開討論了)。

還有幾個做得不錯的私募基金朋友,他們不喜歡或是受基金章程限制而無法做空,但通過控制倉位、增加反向持倉組合,或是通過分散投資市場與投資工具類別等方式,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實現了整體風險的把控。

關于這種投資思維,我們還可以從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橋水那兒獲得驗證。達里奧不久前解釋自己為什么能在2018年取得佳績時,解釋說投資組合最重要的是平衡。他在LinkedIn上的原話摘要如下:

“In reaction to a lot of press about us (Bridgewater) having made 14.6% in our flagship Pure Alpha fund last year when most investments and investment managers lost money, I’ve been asked for a lot of advice. I regret that I won’t be able to adequately provide it in this limited space (though I will eventually pass along the most important principles in my upcoming Economic & Investment Principles.) But I will pass along one important thought. If you are worried when the stock market goes down and happy when it goes up it probably indicates that your portfolio is unbalanced. If your income is also tied to how the economy does, you are doubly at risk because your portfolio can go down when your income is worst which is scary. Most people and companies are in that position and many make it even riskier by borrowing money to be in that position in an even bigger way.  That’s what makes the financial rollercoaster ups and downs so big and dramatic. To me, the key is to not have any systematic biases by structuring your portfolios and your incomes so that they hedge each other and are in balance. Achieving good balance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中文意思大致如下:“去年,大多數投資和投資經理都出現了虧損,而我們(橋水)的旗艦基金產品Pure Alpha卻賺取了14.6%的回報,對此很多媒體都有報道。有人希望我能提供大量的投資建議。我很遺憾,我無法在有限的空間內充分闡述(不過我會在即將出版的經濟與投資原則中介紹一些最重要的原則)。但我會傳遞一個重要思想即:如果你在股票市場下跌時擔憂,而在它上漲時感到高興,這可能表明你的投資組合是不平衡的。如果你的收入與經濟起伏捆綁在一起的話,那么你的風險就會倍增,因為當你的收入情況最差時,你的投資組合也會下跌,這是很可怕的。大多數人和公司都處于這種狀況,許多人通過借貸來增加杠桿,進一步放大了這種風險。這也是金融市場像過山車那樣起伏巨大并且富有戲劇性變化的原因。對我而言,投資的關鍵在于構建投資組合和你的所有收益,避免任何系統的偏頗,這些組合和收益可以相互對沖并且保持平衡。實現良好的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可見,運用對沖的理念設計持倉,學會控制整體倉位的平衡,是成為高手的一種重要修煉。

以上是對一些香港投資界高手的習慣總結。很多人可能會覺得,自己做不到這些,那么還能愉快地投資么?

擺在我們大多數人面前的一個殘酷現實是:不論是巴菲特還是索羅斯,抑或我上面所說的高手,其實,我們之中大部分人都很難在短期內掌握他們的思想精髓和投資習慣。

好在行行出狀元,大部分人并不需要像投資高手那樣,靠投資吃飯致富。我們可以從高手身上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并借鑒這些良好的習慣,從各自的職業領域去獲得財富,或許這才是應有的心態。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