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地產商不救王思聰?

2019-11-12 16:53 來源:互聯網

為什么地產商不救王思聰?

 

作者|蔣小婷  來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1.5個小目標,居然就難倒了王思聰。

因為總計1.5億元的欠款,王思聰先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后來又被限制消費,距離“老賴”只差臨門一腳。更嚴重的是,他創辦的多家公司股權遭到凍結,包括核心資產普思投資。

陷入泥沼已成定局,對于王思聰來說,更現實的問題是:誰來救駕?

曾經一揮手就拿出5個億給兒子創業的王健林,如今坐視王思聰被限制消費,究竟是不愿意,還是沒能力?老王至今沉默,吃瓜群眾只能猜。

微信圖片_20191112154007

親戚靠不上,只能靠朋友。

企業家通常交游廣闊,遇到困難抱團取暖是常事。當年蒙牛出事,牛根生深夜致電俞敏洪求援,俞敏洪二話沒說,第二天給牛根生打去5000萬。馬云等人給的更多。蒙牛因此渡過難關。

然而王思聰落難,到現在為止只有孫宇晨來蹭熱度。商業界和娛樂圈一片沉默。

即使聲名狼藉如賈躍亭,在樂視剛剛傳出資金鏈斷裂之后,也迅速從商學院同學那里募集到了6億美元。

說到賈躍亭,王思聰和他其實頗有相似之處。兩人都向文娛產業投入重注,也都有地產背景加持,只是時機不同。

拿到親爹王健林給的5個億,王思聰成立了普思資本,投資的路線契合自我喜好,玩直播、組女團,推電競,最新的事業規劃是挖掘新導演,他也曾入股過樂視體育,總體來看,事業軌跡屬于深耕文娛產業。

賈躍亭在文娛產業也是深度布局。樂視生態七子中包含影視內容自產自銷的樂視影業、視頻平臺樂視網,在明星媳婦甘薇的輔助下,眾多娛樂圈明星入股,樂視手機的發布會能無償請來羽泉、黃曉明熱場,一眾明星站臺支持。

后來樂視危機雪球越滾越大,出手拉賈躍亭一把的,是地產商人。前有孫宏斌投入168億入股樂視,后有許家印拿出數億美元解救FF,只是后來因為爭奪控制權而退出。

問題來了,為什么地產商前仆后繼救賈躍亭,而地產背景更深厚的王思聰落難卻無人問津?

回歸到理性的商業邏輯,王思聰和賈躍亭的差異也許在于,王思聰的事業缺乏利用價值;而賈躍亭的“生態”之中,有地產商青睞、孫宏斌多次強調的“好牌”。

01

賈躍亭的業務組合拳里,除了文娛產業,還包括電視、手機及汽車等實體工業。其中,樂視汽車從2013年開始孵化,賈躍亭稱得上是國內最早布局智能汽車的創業者。

等到樂視資金鏈危機爆發時,賈躍亭選擇了最有利的一張王牌,就是汽車業務。2017年年初,賈躍亭接受第一財經CEO周健工采訪時絲毫不諱言:一些前瞻性的省份,尤其是領導人看的比較遠的省份,對樂視造車這種模式認同度非常高,支持力度也非常大。

不僅有省份領導人看到了汽車的價值,正在謀求重資產轉型的房地產商們也瞄準了新能源汽車這條路子。

房地產行業轉型,一條路是做生活消費品,最典型的就是恒大賣水賣糧油。另一條路則是高科技產業,屬于高科技實體產品的新能源汽車,成了他們眼里的香餑餑。

即便賈躍亭避走美國,在國內被樂視供應商人人喊打時,據孫宏斌說,依然有投資人看好賈躍亭。賈躍亭手里的Faraday Future汽車,在美國擁有完整造車生產線的硬件優勢。公司超過70%員工都是互聯網、新能源、人工智能方面技術人員的人才優勢,同時還有超過380件專利的軟件優勢。

這也不難理解,賈躍亭到美國后,在缺錢的危墻下,不斷在微博上釋放造車進程信息,意圖待價而沽。

王思聰的事業重心在文娛產業,但這項業務和房地產業務結合時往往水土不服。

王健林有一個文化夢,他曾放言,2020年萬達集團的一半營業額來自文化版塊。為此,萬達大手筆建立電影院線,成立影視制作公司,建設號稱“東方好萊塢”的青島東方影都,收購美國傳奇影業、并購美國連鎖影院Carmike Cinemas,要和迪士尼虎口奪食。然而結果不盡如人意,萬達文旅以遠低于成本的600億價格打包售賣給了融創,孫宏斌看重的當然不是萬達那些造型奇葩的主題公園,而是萬達文旅名下的土地。

文娛產業如今在國內的發展也陷入到低潮期。去年5月“陰陽合同”引發稅務地震后,國內文娛產業遭遇重創,今年5月投中研究院發布的《2019年Q1中國文化傳媒市場數據報告》顯示,今年一季度,文娛行業69起VC/PE融資交易同比下降52.08%。融資交易規模15.05億美元同比下降52.07%。上市影視公司如華誼、唐德影視、萬達電影等企業在今年上半年集體陷入虧損。

王思聰的投資路上最為人稱道的一項成績是推動電競發展。從2011年開始,王思聰投資的多家公司覆蓋電競全產業鏈,包含直播、游戲開發運營、游戲創業孵化到電競研發。但電競和游戲產業在中國主流輿論中形象不佳,近幾年來監管風險濃云密布,地產商既不懂電競,也不會冒與政府關系受損的風險。

微信圖片_20191112154542

更實在的原因是,電競市場太小,壓根就入不了地產商法眼。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8中國移動電競市場規模達到449.3億元,用戶規模達到3.02億人。預計2019年市場規模將達575.5億元,用戶規模達3.48億人。

恒大2018年銷售額是多少呢?5513億。王思聰的電競游戲,在許家印們眼中只是小孩的玩具而已。 

02

賈躍亭碰到了好時候。

守著“房住不炒”的紅線,早已是紅海的房地產行業急需尋找新的通關密碼。中房研協發布的數據顯示, 2018年TOP30房企中,70%發布了多元化戰略;TOP100房企中,97%布局了多元化業務。

轉型成了國內地產商的主旋律。

轉型探索期,面對同一個賈躍亭,率先入局的地產商孫宏斌給許家印上了一課。

微信圖片_20191112154257

2016年年末,孫宏斌和賈躍亭發生了老鄉一見如故的故事,隨后孫宏斌用35天的時間調查樂視資金鏈問題后,迅速篩選出自認為是好業務的樂視超級電視、樂視影業和樂視網,拿出168億補窟窿。

當時的融創正在轉型關鍵期,孫宏斌投資鏈家,考察金融平臺,孫宏斌公開說過融創投資樂視的邏輯是布局大娛樂,至于樂視汽車,孫宏斌說自己沒來得及了解。以至于在成為樂視網董事長一個月后,孫宏斌在媒體前擦起了眼淚。

而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蔚來汽車、小鵬汽車相繼完成超過20億的融資,國內新能源汽車領域迎來春天,嗅覺靈敏的房地產商紛紛入局。

碧桂園在廣東順德籌建新能源汽車小鎮,自建研發研究院,并引入覆蓋汽車產業鏈上的國際汽車公司合作。與此同時,寶能三管齊下,用300億在黃埔區、廣州開發區建立新能源車產業園,花費66億元收購觀致汽車51%的股份,成立寶能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和寶能汽車進出口有限公司,手握汽車研發到銷售的全產業鏈。

恒大稍晚一步,直到2018年3月,許家印宣布恒大要探索高科技產業。3個月后,恒大借力投資賈躍亭的Faraday Future汽車,也開始了新能源汽車的布局。

135億港元的投資成本,在道義上是“雪中送炭”,在資本上則讓恒大賺得盆滿缽滿。投資FF短短一個月時間,恒大健康的股價一路上揚,市值從398.3億港元漲到了1092.1億港元。

向好的市場反應讓房地產商們看到了希望。2018年8月,恒大宣布在國內建設5大研發生產基地后,再花近150億,投資國內排名第一的汽車銷售企業廣匯集團,進一步掌握從汽車研發到銷售的全產業鏈。此外,恒大也公開宣布,未來十年要花1000億用來和中科院合作,在生命科學、航空航天、新能源、現代科技農業等高新領域展開研究。

同行們緊隨其后。華夏幸福在河北香河制造機器人小鎮,碧桂園研發人工智能建筑機器人建房,用現代科學技術生產農產品,對外自稱:碧桂園是一家科技公司。轉型大旗高舉,換了跑道繼續廝殺。

03

如今的房地產市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頭部企業如恒大、碧桂園,上百億、千億的大手筆的高科技投資點燃轉型的希望。

但轉型難是行業躲避不了的現實。

2018年9月,國內最早呼吁轉型的地產商萬科在內部動員會上吶喊:活下去。讓地產轉型的方向蒙上烏云。

一年后,萬科的財務報表上,新業務中只有萬科物業出現營收數據,且上半年萬科物業的收入只有 52.8 億元,占據萬科總營收比例不到2%。

今年的萬科媒體交流會上,高級副總裁孫嘉回應萬科還未轉型成功的原因:萬科轉型只有6年,還需要更多時間。

微信圖片_20191112154308

然而,時間不等人。

對普遍高負債的房地產行業而言,轉型路上的探索提高企業成本,沒錢不僅轉不了型,還會破產。根據人民法院公告網的公告顯示,截至到10月31日,2019年宣告破產的房地產相關企業數量超過400家,進入2019年下半年之后,破產房企數量增速有所加快。

而在今年4月,經濟學家宋清輝接受鈦媒體采訪時就曾預言:我國房地產市場持續下行,部分房企生存非常艱難,轉型是生存不下的唯一辦法,不轉型就可能會死亡。

轉型可能死,不轉型必死成了房地產商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回歸王思聰。他被限制消費后,有的網友比較樂觀:創業不成功大不了回萬達繼承幾百億資產嘛。然而,現在最頭疼的人,或許不是王思聰。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