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對To B太樂觀,2020年或是產業互聯網最危險的一年

2019-12-16 13:56 來源:互聯網

別對To B太樂觀,2020年或是產業互聯網最危險的一年

 

作者|  馬慕杰  來源|東四十條資本(ID:DsstCapital)

“中國產業互聯網起步較晚,未來10年雖然是產業互聯網的黃金十年,但2020年卻是產業互聯網最危險的一年。”在東沙湖基金小鎮創新論壇上,嘉御基金董事長衛哲如此表示。

2019年,產業互聯網風起云涌。伴隨巨頭調轉航向,流量紅利漸退,一時間,大量資本紛紛涌入To B賽道。押注產業互聯網,幾乎成為了每家投資機構的主課題。

然而,資本熱錢的硬幣另一面往往意味著泡沫與透支。衛哲直言,與消費互聯網的傳統補貼與燒錢消耗相比,企業互聯網的坑會更大。盡管已有巨量的資本匯入了產業互聯網領域,但大多資本并沒有形成比較一致的估值體系,大部分估值方法只是消費互聯網估值體系的照搬。

在衛哲看來,一級市場對于To B企業估值的前提必須先理解二級市場的估值指標。而二級市場投資人主要看三個市場指標,分別為重復性現金收入、營收增長及毛利率。對應到一級市場,資本則可以以大致對價5倍的市銷率為基準進行估值。

“如果用這個標準來看,過去兩年確實出現了一些估值過高的產業互聯網公司。這就是為什么2020年是產業互聯網最危險的一年。當然,相對的是,市場上也有一些被低估的產業互聯網公司。”衛哲稱。

資本存量是常態,GP要有同理心

相比于資本寒冬,衛哲更認為是經濟時代發生了轉向。

在衛哲看來,之所以會有資本疲軟的市場表現,底層邏輯是因為三個存量時代的到來,即經濟、流量、資本的存量時代。

尤其是在資本進入存量時代的背景下,VC/PE募資難集中爆發、出手投資更為謹慎、行業“二八法則”日益加劇。

“過去,市場上的GP永遠問LP拿錢,但從來不還錢,最后導致所有的LP都沒有余錢了。”衛哲稱,伴隨資本進入存量,一級市場的募資生態應該要有不斷循環的體系,而不是只靠新募資卻沒有反哺與回報。

與此同時,在LP眼中,資本存量常態下,GP要有一定的同理心。

“首先要能夠從LP角度考慮問題;其次,GP還要有前瞻性,要能夠賺到‘前瞻性’的錢。我們認為一二級市場的投資邏輯可能會越來越趨同,尤其是在注冊制之后,一二級市場的投資差別沒有那么多;第三個,我們希望能夠找到一些長久保持勤奮的GP。”蘇州國發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王曉凌表示。

淳石資本助理董事王立倩同樣強調了DPI與資金流動性的重要性。在王立倩看來,整個行業正在回歸本質,LP更看重GP對于DPI注重程度,以及GP的投后管理能力。

“一個現實情況是,GP對于DPI與流動性更加關心了。以前遇到一些基金四五年都沒有現金回流,如今整個募資壓力下,GP會主動退出一些項目。”王立倩表示。

產業互聯網進入黃金時代,產業基礎是關鍵

三個存量時代下,產業互聯網步入了黃金周期。

“美國產業互聯網的興盛與技術無關,美國產業互聯網之所以有很多百億美金以上公司,主要原因是美國進入存量經濟時代比中國要長的多,有將近20年。所以當中國進入存量時代,也一定會與美國進入存量時代一樣,各行各業都迫切找到能夠提升效率的工具。”衛哲表示,產業互聯網一定是各行各業提升效率最好的工具。

衛哲同時提到,產業互聯網領域主要有三種商業模式,分別為交易型產業互聯網、服務型產業互聯網與產品型產業互聯網。而在客戶群方面,產業互聯網的用戶也有三類,分別為企業的在職員工、中介黃牛與自由職業者。

“為自由職業者提供的產品不是消費互聯網,是產業互聯網,這個角度被很多創業者與投資人都忽略了。”衛哲認為。

值得一提的是,與消費互聯網不同,產業互聯網的底層基礎是產業與產業資源,這意味著產業互聯網的發展往往具備規模化的集聚效應。

“離開了產業基礎談產業互聯網,是無米之炊。”

“阿里巴巴B2B為什么會誕生在浙江?中小企業、中小外貿企業足夠多。為什么大量2C消費互聯網公司誕生在北上廣深?消費者足夠多。一方水土養一方行業。”衛哲認為,產業互聯網的黃金時代一定會因良好的經濟環境而開啟。

延伸 · 閱讀